女,大学老师

77 人阅读 | 时间:2018年11月11日 20:57

参加了个游学班。

卖点就是正经上课,每月一课,在不同的高校,有时在北大,有时在复旦,有时在港大,找的老师也都是正经的,不是什么客串教授,都是真正的教授,而且全是网红级的。

这个课有别于传统的EMBA。

传统的EMBA就是去玩,老师讲什么无所谓,大家就是为了结交人脉而去的,而这个课程呢?有点反其道而行之,就是真的上课,意思是让你与时代接轨,无论你多大年龄了,让你回归校园,回炉改造,举个例子就能说服你,金庸80岁还去读剑桥大学呢!

组织者是个大姑娘,为什么叫大姑娘呢?因为年龄也不小了,应该有30岁了,名校毕业,她在大三的时候我就认识她了,那时她参加一个社团活动,这个社团活动邀请了社会上的讲师,讲师,你懂的,高级催眠者,就把她拿下了,因为她是里面颜值最高的,表现最积极的,讲师自然给她安了个头衔,例如当个班长之类的,一来二去,就带在了身边,无论走南闯北,都带着,讲师跟我熟悉,经常找我玩,就这么认识了。

这个讲师也把她带到了全新的高度,俩人在一起应该有个三四年,后来这个女生就单飞了,被一个更牛B的讲师带在了身边,她是那种什么气质呢?就是一看就是明星相,而且不多说,不多问,很适合做一个私人助理。

她就这么一步一步的熬着,后来自己成了一名讲师,手下还有一群讲师,她帮着操盘卖课,应该也赚了一些钱,在上海有车有房了,当时还纠结于宝马X6与卡宴,我推荐她选玛莎拉蒂Levante,虽然故障率高,保值率低,但是玛莎拉蒂比宝马与保时捷相对更小众一些,自然更有范。

杨文剑选卡宴的时候,我也建议他买Levante,因为卡宴烂大街了。

有天,我看到大姑娘在我文章下点赞,我就私信她了:女神竟然也读我文章?

她回了一句:男神一直在高处,从不低头看看我们这些钢粉。

她虽然很极品,但是我对她没有邪念,主要原因就是她气场太足了,哪怕当年还是学生时,这样的女人自带退敌光环,我们不敢靠近,后来呢?更不敢了,现在人家事业有成了,满世界飞,咱也不敢有邪念了,总感觉高攀不起了。

她真的会经常看我文章吗?

不会的。

充其量是偶尔点开一篇,随意的点个赞,就关闭了。

我问她最近在忙什么?

她就把这个游学班的广告发给了我……

我大体浏览了一遍。

我问,参与者,水平如何?

她说,比较高端。

我说,那我也报一个,争取去找个女朋友。

她说,你真想参加,不用报名,直接跟着听就行。

我说,那不合适,没有参与感,身份边缘化。

她说,那你给我个成本价。

我说,不需要。

到上海,一起吃了个简餐,她比过去更加的成熟、漂亮了,但是跟我接触她还是有一丝紧张,毕竟当年她没有独立跟我接触过,都是小跟班的角色,她跟随的讲师们才有资格跟我平等对话,她那时没有。

这就如同牛哥讲的那个段子,家里有只成年的泰迪,又买了一只小藏獒,泰迪总是欺负这只藏獒,即便是有一天,这只藏獒长大了,依然怕这只泰迪。

我问大姑娘,父母还在老家?

她说,都在上海。

我问,你弟弟呢?

她说,在我们公司。

我说,你家祖坟冒青烟了。

她说,董哥可别嘲笑我了,我这算啥,一没能力,二没事业。

房间她帮我开好了,直接给了我房卡,让我去前台登记一下身份证,她拎了一些水果跟我一起到了房间,聊了几句,先回了。

一直到第二天早上,我才发现水果底下里有三万现金。

等于她把学费退给了我。

当时我就在想一个问题,我该怎么评价她?例如她的出道史,是该唾弃还是?其实仔细想想也没啥,这些讲师都是单身的,就是正常谈恋爱,还有一点,就是她跟这些人谈恋爱不是带有目的的,是事后我们分析她的事业轨迹,感觉她是踩着JJ爬上去的,实际上,她可能只是单纯的迷恋,追求爱情,事业轨迹的改变只是被动的。

她的自身能力才是成功的核心所在。

跟讲师睡的女孩千千万,能成为她的,一万个里面挑不出一个。

上课期间,她又单独请我吃过两次饭,问我课程有什么问题没?有什么环节值得优化,因为开场、主持都是她做的,她反而抢了风头,因为她气场真的很足。

我就问了一句,你为什么不自己当个大学老师?

她说,我正在努力,已经博士在读了。

我问,你喜欢教书吗?

她说,非常喜欢。

我问,现在追你的人多不多?

她说,我现在是坚定的不婚族。

我问,不婚的理由是什么?

她说,跟王思聪的观点差不多吧,就是生活更浪漫一些。

我问,有没有人扒过你的黑历史?

她说,董哥,我的历史一点都不黑,不管你信不信。

我说,我信。

她问,董哥计划什么时候到上海发展?

我说,我媳妇一直在交着社保,也算一种心灵寄托吧,她是渴望回到上海,在这里买房,但是我未必能买得起。

她说,你肯定没问题。

我问,你弟弟买房了吗?

她说,买了,他自己凑了一点,我帮了一点。

我说,你真厉害。

她说,哪有。

我说,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,追你的男人多不多?

她问,怎么算追?

我说,给你发信息,求睡觉。

她说,一般是这样的,给我发第一次,我就提出警告,意思是我们是正常的朋友关系,若是再发,我就拉黑了。

我问,有头有脸的人也干这种龌龊事?

她说,男人都差不多,不管长多大,长多高。

我问,没有让你心动的?

她说,我可能跟别的女人不大一样,我觉得低级关系才追求性,高级关系更追求情,我喜欢有品位的男人,至于是不是非要在一起,并不重要。

我问,我算吗?

她说,那绝对的。

哈,极大满足了我的虚荣心……

她说,你的一句话曾经对我改变非常大,你说,一个女大学老师的社会身份,比女市长还受人尊敬。

我说,是的,但是,仅是我个人看法。

她说,事实上就是如此,层次越高的人,越尊重知识,在培训行业,你就是做到天,哪怕到了陈安之巅峰时期,他也不如一位大学教授更受尊敬。

我说,你看一点就行了,CCTV出来的主持人,都喜欢回到传媒大学当教授,哪怕是副的,李咏就是副教授。

她说,所以这是我努力的方向。

我说,这就如同作家里的王安忆、格非,这都是大学教授,网红作家太多了,有的年收入5千万,但是依然是个屌丝,我们山东曾经举办过一次文学活动,拟邀一位超级大网红作家,在领导审批环节直接被否了,原因很简单,啥玩意?连个正经头衔都没有,但是领导不知道,若是真请他来,那现场绝对人山人海。

她说,人不能扭曲别人的价值观。

我说,牛哥买奔驰的时候也跟我说过这句话,意思是宝马奥迪还是差了一点点,老百姓对成功的定义就是奔驰。

她说,有时我在想你家飞扬嫂子,她是真正的高手。

我问,为什么这么讲?

她说,你看,你只负责牛B,而她的人生非常简单,只需要选择了你就足够了,这才是真本事。

我说,也许选择别人,别人更牛B呢。

她说,也有可能,但是相比她同轨迹的小伙伴而言,她选择了你已经是逆天了。

我说,同样的课程,正规的大学老师讲出来,那就是格调,若是社会讲师讲出来,那就是装B,例如陈果老师讲的那些,在培训领域这些太初级了,若是在社会培训课上讲幸福,讲自信,讲优雅,用这个路子讲,早被轰下台了。

她说,差不多。

我说,但是她是大学老师,那就不同了,我们总觉得讲的有高度,教我们如何自信,如何优雅,如何幸福,我说我要到复旦读书了,他们都委托我要签名,我当时心里就嘀咕,一个能为老百姓都喜欢的老师,只能说明一点,她讲的太接地气了,能让一群初中毕业的人追随,那么……

她说,你这么说,太伤人。

我说,不要误解,我不是说她没有能力,我坚信她很有能力,但是她起调起的太低了,我们都是唱E3的,结果她起了个C3。

大姑娘,我觉得这个女孩不得了,她很很清晰地认识两性关系,朋友关系,以及社会关系,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怎么实现。

一步一步,有条不紊。

下课时,坐我后面的女孩问我:你是用的智能ABC吗?

我说,是的。

她说,好古老。

我说,而且我用的是5.0版,已经绝版多年了。

她问,你用了多少年?

我说,17年。

这个女孩有点婴儿肥,戴个眼镜,喜欢笑,这样的女孩都很幸福,幸福的人都长的差不多,交换了一下信息,她就是一位大学老师,不过在的地方比较偏僻,三线城市。

我问,是人才引进的?

她说,是。

我说,我最近交了博士运,认识了七八个博士。

她说,现在扫大街的都是博士。

我问,分房子没?

她说,我没要,给的钱。

我说,真好。

我有我的直觉,直觉就是这就是我的女朋友了,我们上课也允许用电脑,准确的说,是必须带电脑,我就设置了热点,我们俩都可以上网,聊微信,我请她吃意大利面,去鸡公煲,她很好奇,你对复旦咋这么熟悉?各个旮旯好吃的都知道,我说,这是我的母校……

这个女博士,日后再写,现在没啥话题。

上课时,夏立君老师给我打电话,夏老师最近不得了,刚获得了鲁迅文学奖,到处邀请他去讲座,他是喊我爬山,去爬蒙山,问我有空不?

我说,有空。

我飞回去就是了。

约定了,时间、地点。

临走,我送了女博士一本王安忆老师签名版的《长恨歌》,女博士手舞足蹈的,问我跟王老师熟不熟?我拍着胸脯说,老铁。她问,那我能不能去拜访一下?该带点什么礼物呢?

我说,我问问再说吧,毕竟人家工作忙。

当天,我赶回了山东。

正好有同事过生日,其实当天也是我和媳妇的结婚纪念日,若不是媳妇提醒,我也不记得,提醒了我也来不及买礼物了,就给转了1万块钱,我媳妇这个人特别好哄,给点钱就行,9号我给她转了1万,10号她还能发1万的工资,平时她又不花自己的钱,攒着就很好,但是她总是没钱,例如去云南都要问我借钱,我在想,媳妇不会让别人割了韭菜吧?只能说,有这个概率。

司机弟弟给同事买了个蛋糕,自己掏钱。

他上班第一天就挨着问了女同事们的生日,然后记录下来……

这一点,我是真佩服。

我调侃了一句:你媳妇可能也没吃过你买的蛋糕。

同事觉得不合适,坚持把钱还给了他。

标准的胳膊肘朝外拐,不管家里是不是断米了,先在场面上做好,这点是很了不起的,一般人做不到,你口袋里只剩300元了,你是拿来给同事买个蛋糕呢?还是给孩子买点奶粉呢?

约定早上10点去爬蒙山,属于蒙山的分支,叫云蒙山,就是有玻璃栈桥的那个,媳妇那边要派花,我让司机开着皮卡去送货,我跟刘威去爬山,在景区停车场,我们就站在那里等夏老师,我们到达时间在9点30左右。

我们旁边有辆商务车。

商务车旁边有个轮椅,有个大妈坐在车里,开着中间的车门,她试图打开前面的车门,但是开车门是需要从里面开,她不会,我们看到了,就过去帮她。

我就问,你这腿这样,咋还来爬山?

她说,我是股骨头坏死。

我问,怎么导致的?

她说,摔的。

我说,你别吓我,我前几天刚摔了,现在还疼的要死。

她说,不过我已经好了,正在康复期,理论上今天爬到山顶没有问题。

我说,那厉害了。

她说,我经常跟得了骨病的朋友讲,若是连我的病都能治好,就没有大病了,我现在基本上康复了,就开始四处传播福音了。

我问,吃的什么产品?

她说,一款直销产品。

我问,管用不?

她说,就你摔的那地方,不出15天,好好的,你要是相信我,我现在就给你试试。

我说,好。

她给我刮痧,没一会,通红通红的,然后涂上药,再用保鲜膜套上,让发汗,果然,一会会,整个胳膊上全是汗。

给了我一张名片。

让我有空去临沂找她。

我说,你应该爬上去,到山顶去发名片,那就无敌了。

她说,这个东西不能刻意,不能表演,就是缘分到了才行。

在给我治疗过程中,又有人围观,又有人要名片,大妈性格很好,热心,帮人先治治,让体验体验……

不管有没有用,至少心是热的。

到了下午5点多,我们从山上下来了,发现她依然坐在那里,跟她热情的打了招呼,她问我好了没?我说,总是需要时间的,但是的确很热。

相互加了微信。

我在门口拍照,一位小姐姐问我:华为这款手机拍照如何?

我说,自带化妆功能。

她问,我能试试吗?

我说,可以。

她拿过去拍了几张照……

她说,太艳。

我说,拍照的确比苹果清晰,但是比苹果假,总感觉离真实的照片差距很大。

她说,谢谢,那还是买苹果吧。

我说,苹果就是苹果。

我为什么买这个华为手机?

我媳妇去云南游学,被她同学洗脑了,说现在高端同学都在用华为,比苹果强,她极力建议我换个华为试试,我就买了一个P20 PRO,最大的问题,就是用不惯,不知道怎么截图,打字也不方便,各种别扭。

但是,我也很少用,因为平时都装在包里,登陆着一个微信,那个微信也基本不聊天。

这期间,朋友送了我两部苹果X,我手机用着好好的,暂时就没有换手机的计划,媳妇就在她的鲜花群上把手机给卖掉了,貌似才卖6000来块钱,我跟她讲,不能卖这么便宜,因为没开过封,人家都卖八九千。

她说,我要卖,卖了买华为。

我就没敢再反对。

卖了以后,果然买了一个华为,跟我同款的,其实我是极力阻挡她买的,我觉得没意义,华为终究是华为,虽然华为迷更多,至少在手机领域离苹果还有很远的距离,这个是不需要争论的,是事实。

媳妇买了,刷的我的卡,因为我这边有短信提示。

收到以后,她用了两天,又要卖掉,理由是用不惯,想卖给同事,同事不要,又在鲜花群里卖。

双11,我一看,她下单买了一个苹果X,1万多。

也是我的卡。

我就在想,你何必试这个错?折腾什么啊?但是我也不能说,我若是跟外人说,人家会觉得懂懂真小气,媳妇买个手机都心疼。

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把X卖了呢?!

在爬山的过程中,我就在想,是女人觉得男人赚钱太容易了,花你点钱怎么了?你捐款都是几万几万的捐,给自己老婆花1万买个手机就疼成这样了?

这么说,也讲得通。

为什么我总是停不下脚步去学习,去沉淀呢?

与生活成本有关系。

我们家日常生活成本每年要40万,媳妇每年12万的工资,我自己的团队每年少不了30万的开支,若是每年我赚的少于100万,都不够花的。

所以,逼迫我必须以赚钱为导向。

若真是低欲望生活,例如一年只需要20万左右,我何必去赚钱?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公益事业,我是真的想去做点事,现在一直都在努力的做减法,就是把商业行为都慢慢砍掉,最终只剩两三个人的团队,做点有意义的事。

这就是我的痛点,一方面努力的去商业化,一方面需要生活成本。

从我媳妇角度来讲,我对女人也不公平,就是作为夫妻竟然不能共享你的劳动果实,花你点钱你就心疼……

说明,我格局还是太小。

继续努力。

爬山过程中,有卖玉米的,有位作家提出这是转基因玉米,我们接着就对这个话题开聊了,貌似大家都喜欢聊这些热门话题。

我现在学狡猾了,不轻易表达自己的观点,就是只听,不说,毕竟他们都是大作家,而我只是个小屌丝,作家这个行列普遍反对转基因,感觉是违背大自然的,伤天害理的。

前天,我看我文章下面有条评论,我没通过,我怕大家骂他:由于某些别有用心之人的诽谤言论,导致中国在基因生物学领域研发困难重重:转基因领域的科研工作者的人数只有10年前的20%不到,外国已经全面推广第三代转基因,中国还在争论要不要第一代转基因,国产技术研发了20年还不被允许市场化,造成大量优秀人才流失到国外,中国被迫每年从外国进口转基因商品。

夏立君老师谈了一个观点,“巫”在农业社会是很重要的角色,无论是小巫还是大巫,例如在农村,神婆是有一定话语权的,甚至比村长还好使。

这个不用过去,现在依然是如此。

我老家那边有个三岔路口,总是发生车祸,大家解决问题的方式不是装上红绿灯,也不是安上减速带,而是找神婆给看看,因为那条路叫X四路,神婆的第一建议就是改名为平安大道,因为“四”与“死”谐音,其次呢?要求烧纸。

那几天,是按村去烧的,一个村一个村的,我从来没见一个乡镇这么热闹过,我还去录过视频,大家烧完以后要集体磕头,对着路磕。

纸就这么烧了几天。

我爹我娘也去烧了,大家的心理很简单,人家都烧了保了平安,咱不烧,肯定就不保咱……

这就是巫,的确比村长管用。

最简单的,就是农村算卦的,想拆散夫妻俩太简单了,只要说你们可能过不长,用不了多久就离了。

俩人成不成,算命的要占到9成,他说成,就成了,他说不成,就成不了,一般都是要了八字以后去赶集找人算算,我爹对这些也曾经迷恋过很久,但凡是儿女出去上学,工作,他都要去赶集算算。

要是追溯到夏商,占卜可是大事,打仗赢不赢,先要看占卜师的卦象如何。

就是说,“巫”是有需求的。

这些作家里,有个是商业出身的,一路我们俩聊的比较多,因为他既有文人气息,又有商业气息,其实商业可以使一个文人站的高度更高,因为他更懂人性,我就跟他谈到了我的两个想法。

一是去成为一位职业的运动员,例如一些弱体力、高智力的运动,如越野赛车手,或者一名自行车速降选手。

二是去投身公益事业,慢慢的从商业氛围中走出来。

他说,你若是能跨过了钱,能再上一个大台阶,就变成了十万级的,现在只是万元户。(阅读量)

我说,意识到了。

他说,但是没必要因噎废食,完全可以走另外一条线,就是不刻意,不拒绝,不能说要当个有爱心的人就不能赚钱了,这是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。

对于这个景点,我们俩的观点也差不多,最大的特色就是没有特色,玻璃栈道算是一个特色,说是有几百米长,其实只有中间60米是玻璃的,另外我还没见有人害怕,为什么不害怕?

因为玻璃不是很清晰,另外下面的钢铁支撑太明显,无论男女老少,没有不敢走的,比张家界的差了N个档。

但是,这个景点运营的很成功。

成功在哪?

定位成功,就是周边几个县城的消费者,这就足够了,中低端消费群体,对于他们而言,能走走玻璃栈道就能回去吹上半年。

我们爬山的过程中,至少半数以上是农村的,基数倒是很大,达到了拥挤的程度,但是不是很适合我们,也不能说不适合,因为我们的目的不同,我的目的就是以交流为核心,边走边聊,虽然爬了三四个小时,但是对我而言太小意思了,我全程跑上去都没问题。

爬完整座山,都不知道记住了什么,就是没有太特色的东西,唯一记住的就是这里是《沂蒙山小调》的诞生地,但是跟作家们在一起也有一点不好,就是他们读书太多,知道太多的内幕,例如这小调歌词内容的几次改变,最初歌词是反对黄沙会的……

这两年,我一直都有个想法,就是拍卖名人的晚餐,6点到9点,由我拍卖,拍卖所得捐给慈善机构或公益组织,是以被拍卖人与中标者共同捐助的,每周做这么一次,我去作陪,并且当晚的晚餐由我买单,每周一次,若是没人拍卖的时候呢?就拍卖我自己,拍卖多少无所谓,多的时候几万,少的时候几百,都是可以的,我更希望能捐给一些科研类的基金,就是能让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的人不会因为科研资金紧缺而停滞,至于有贪污有腐败,那都是边边角角,不能成为我们阻挡公益的理由。

额度我觉得不要太高,拍卖价5000元左右就很好,这样可持续,我找的名人也不会是太有名,例如我不可能把马云请来,但是未来肯定能做到,为什么?

因为,这个事是可以螺旋上升的,只要我能稳住步伐,每周一拍,并且是真的做善事,从中不拿一分钱,那么无论我邀请谁,谁都不会拒绝的,因为没人会拒绝爱心,而且每个人都觉得是自己捐出的,中标者觉得是自己捐出的,被拍卖者认为是自己捐出的,我也觉得是我捐出的。

我把每次捐款的发票复印后,贴在墙上。

倘若每周是5000元,我每年可以促成捐款25万,而且这个额度是年年上升的,倘若我还能活30年,我说有生之年我直接或间接捐款1个亿,还夸张吗?

本周,我试着拍卖了一下自己,我怕卖不出去,把拍卖时间拉长到了6小时,实际上,不到一小时就拍到1万元了,我觉得再高就乱了,就叫停了,钱捐给了复旦大学教育基金,以中标者的名字捐的,我朋友圈有全程的直播。

只要我坚持这么做,终究有一天,我邀请马云,他也不会拒绝我,他提议捐给动物保护协会,那就捐给动物保护协会,他提议捐给阿拉善,就捐给阿拉善,公益是最柔软的交际,不会有人拒绝你,前提是你发自内心的想做,而不是把它当生意,最初在筹备这些事的时候,曾经有个想法,就是我要养活团队,还有就是要有差旅费,还要买单晚饭,我是不是预留20%的运营经费?这个也是合理的,毕竟每支公益基金都有类似的运营经费,后来想了想,不要,我靠自己来养活,就做一件纯粹的、透明的事。

不为别的,只为有一天,我可以以旁听者的身份去宴请马云。

评论专区
  • 昵 称必填
  • 邮 箱选填
  • 网 址选填
◎已有 0 人评论
搜索
关于本站
站名:网赚吧
简介:2018年5月正式建站,在2018年10月份改版,主做网赚项目分享,网赚经验分享,以及网赚杂谈!
目标:让这个网赚博客在2018年农历年底前实现盈利吧!
作者介绍
网赚吧

网赚吧

网赚吧 | 一起用博客赚钱吧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