握个手

111 人阅读 | 时间:2018年11月06日 00:16

朋友喊我去肯德基。

我在肯德基门口遇到了摆摊的,司机弟弟。

在卖地瓜。

我问,城管今天不管吗?

他说,管,我已经换了三个地方了。

我问,赚了多少钱了?

他说,60。

中午,我翻了翻他朋友圈,他拍了照,发了朋友圈,意思是地瓜5斤起送,送货上门,并且晒了当天的收入,58块2。

我觉得众人不如我更了解他,毕竟天天近距离接触,他这一切都是行为艺术,表演给自己看的,表演给朋友圈的人看的,他喜欢扮演失败者,意思是看我多倔强,生命力多么顽强,否则咋可能在朋友圈问600多个人借到钱?

大家为这种精神所感染。

没事的时候,我总喜欢一针见血的调侃他,我说你是在扮演苦行僧的角色,试图做一些琐事来感动众人,意思是看我多辛苦。

你应该晒晒你每天花了多少钱?

这样,每个借钱给你的人,都会扇自己的耳光。

我这点不好,总是揭穿别人的内心,让人下不了台,但是这种表演具有非常强的蛊惑力,那天公涛过来,我们俩聊到了一个朋友,这个朋友是我们共同的朋友,富二代,她是通过我文章知道的这号人物,非要认识认识,我不让认识她还不高兴,我的意思是你少接触为妙,她偏不。

不到两天,要死要活的,被感动的。

意思是,这个人咋这么坚强?你看看,负债一个亿,忍辱负重,给人开车,自己摆摊,何等的气魄?

为他痴迷到疯狂的地步。

公涛跟我聊起这个事,我们俩的观点一致,此人疯了。

待她稍微清醒一点,我问了她一句:你使劲想,使劲想,或者让你的朋友帮着你一起想,有80后负债一个亿吗?

这都是他安在身上的旗帜,吸引众人的。

大家的第一反应是,我靠,无论正的负的,反正至少是亿万级别的。

实际上?

他有史以来最高收入是在肯德基工作了一个月,2000元人民币。

我给他的工资可以说是天价,我为什么给他这么高的工资?

我也是被他的旗帜迷惑了。

这是真心话,后来更多的是可怜,觉得一个大男人30多岁了,还没有生存能力,以借钱维生,而且借钱不痒痒,有了钱第一反应不是还钱,而是先消费。

我就感受到了这种包装带来的威力。

俱乐部的老板也很大胆,9000元的车子分期卖给他了,先付3000元,后面的6000元有钱了再付,老板是怎么想的?现在人,都有家有业的,谁没有几千元?

另外,他可能还这么想,懂懂身边的人。

可是,我都不知道你们怎么联系上的。

若是我下个月不给他发工资了呢?这个车款就遥遥无期了,顶多是一句承诺而已,山东人总是以豪爽来标榜自己的风格,例如要不要写个条?

不会的。

意思是你骑走吧,什么时候有,什么时候给。

所以,我以后也要扮演一个悲情角色,身负债务5000万,每天打两份工,还要写文章,晚上去摆摊,众人越看越心疼,总感觉懂懂背上一座山,每走一步都很艰辛,想过来给懂懂擦一把汗。

记得去台湾的时候,我就写过这么一系列的文章,讲述自己破产了,那段时间是真的遇到了经济危机,也不叫经济危机,算是信任危机。

从台湾回来的飞机上,薇姐握着我的手:董,你最近的文章我都不敢看了,看了心疼的要命,你需要就说话,别自己扛着……

我满口答应。

司机弟弟不大敢找我谈心,因为我看他看的太透明,我跟他讲,你可以把每天做的事给标上价格,这样你就知道你有多么无聊了,说无聊是好听的,应该说无能。

因为,你做的多是无用功。

总是试图去感动自己。

例如在公益群上看到有人在山顶没电了,不顾正上着班,开着车跑去了,给人连上电,把自己感动了一番。

有意义吗?

保险公司可以免费道路救援,你何必去当这个正义使者呢?

感动自己?感动朋友圈?

包括那天他喊来救援我的,对方一说正在上班,我也觉得不合适,我就没再多说什么,因为我最初很简单,就是因为我不想麻烦别人才想借根线而已,若是为了找车帮咱救援,完全可以打保险公司电话,我还是保险公司的VIP呢,我也不想麻烦保险公司。

这些事,往神圣了说,有大爱。

往狭隘了说,就是闲的。

以爱的名义安抚自己空虚的心灵。

爱不仅仅体现在这些地方,我更希望你去做一些随手之爱,例如你在路上遇到有车抛锚了,顺手而为之。

顺手之爱,是自内而外的流露。

刻意之爱,是有一定的行为艺术。

比你们会表演的多了去,例如奔驰G车友会,路虎卫士车友会,不管什么活动一旦披上慈善的外衣,大家就兴奋了,总觉得活动很神圣。

其实,大家就是闲的。

我身在其中,深有体会。

都是表演,只是谁都不揭穿而已。

司机弟弟问我怎么评价他?

我说,一句话,太自私了,作为员工,作为儿子,作为丈夫,作为父亲,你都是不合格的,因为你眼里只有你自己,你娶了这么一堆媳妇,生了一堆娃,但是这群娃没有得到你的抱抱,媳妇没有得到你的钱花,反而刷信用卡供你折腾,我作为你的老板,我没有感受到你作为员工的用心,作为司机最简单的守时都做不到,你做的一切都只是为满足自己,你心里没有任何人,你去参加所谓的公益组织都只是逃避,是演戏,演给外人看的,身边人都知道你的冷,别人有困难你比谁跑的都快,让媳妇刷信用卡借给你网上的朋友,理由只有一个,说对方真诚。

奇葩吗?虚构的?

这都是真人真事,昨天刚跟他谈过这些,他发誓要改变,先从洗尿布学起。

肯德基,金哥在等我,要请我喝COFFEE。

本地没有像样的咖啡店。

茶馆倒是有一箩筐,但凡是做的好的,基本上都与打牌挂钩……

金哥已经帮我点好了。

他说,我想杀人。

我问,杀谁?

他说,我女人。

我问,杀完了没?

他说,她总是反复提到两个孩子,我又没忍心。

金哥算是我高中校友,比我高一级,跟他媳妇是高中同学,1999年谈的恋爱,已经20年了,感情一直都还不错,若是他提出要杀媳妇,唯一的可能就是被绿了。

我问,你怎么发现的?

他说,我们俩支付宝、银行卡都是共用的,所以彼此都没有秘密,是有一天,我要亲热,她身体在拒绝,我就产生了怀疑,趁她睡着,我去洗手间偷看了她的手机,原来她有小号。

我问,本地人?

他说,淄博的,同系统的。

我问,你去找过这个人了?

他说,找过了,打了一顿。

我问,媳妇有没有在现场?

他说,在现场,跪着求我。

我问,解恨不?

他说,当时若是手里有刀,俩人都会死。

我问,事后这些日子,你们俩有没有再同房?

他说,有过几次,她依然是不怎么配合。

我问,你想不通的点是什么?

他说,我爱她有多深,你们都是知道的,她就是我生命的全部,这个事对于我而言就是晴天霹雳,那男的长的也不好,也没钱,开房的钱还是我媳妇出的,我就想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?

我说,你爱的太用劲了,压的她喘不过气。

他说,从小父母不疼我,我从来没爱过一个人,我媳妇是我爱的全部,我都无法想象我失去了她意味着什么。

我说,所以,她是被你逼出去的,因为你爱一个人的方式是倚在她身上的,倘若你是个女的,你是你男人的全部,男人全身心都围绕着你,你累不累?

他说,我不知道。

我说,我可以告诉你,很累,因为你的人生没有自己,只有她。

他说,对,就是为她活着。

我问,你是为性不能释怀?

他说,我只有过她一个女人。

我说,你把性看的太重了,看似是忠贞的、纯洁的,其实也是反过来被绑架了,我们都是成年人,应该学会看轻一些过去看重的事,不是说我们要学会放荡,而是与自己内心和解,否则你永远都走不出来,因为你的理论很简单,你没出过轨,她出过就愧对于你。

他说,是。

我说,她是一个独立的人,抛开婚姻关系而言,她是有爱上别人的权利,也是有冲动的可能,若是真的爱她,就接受她犯了的错。

他问,是你,你能接受吗?

我说,我说很坦然接受,你可能觉得我在胡说,实际上,我真的可以接受,没啥,在我看来,这不过是一次深层次的握手,一个人站的层次越高,性的比重越小,甚至可以忽略,例如奶茶妹妹真的能包容刘强东出轨吗?她真的能包容,绝非假装的。

他说,可是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孩子了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父母了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。

我说,你在凝望深渊的同时,深渊也在凝望你,你看的越重,你被困的越深,最终会做出很极端的决定。

他问,我怎么能走出来?

我说,这个问题是需要你自己去消化的,问我,我给的建议都是馊主意,我可能会建议你也恋爱一场,一是你体验了这是怎么回事,二是你用愧疚赦免了媳妇。

走的时候,他握着我的手说,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屈辱。

我说,其实你想多了,也就是绿帽子看不见而已,若是能看见,其实是满天飞,放下吧,宽恕了她,宽恕了自己。

他内心深处的声音是三个字:不公平。

就是我这么对你,你凭什么这么对我?

这跟娶了一个处女做媳妇是一个道理,处女媳妇在面对男人婚外情这个问题上是最极端的,因为她内心深处也是这三个字,不公平。

最终,都是倚靠模式。

就是俩人的感情不是面对面的,也不是肩碰肩的,而是肩压肩的,另外一方出奇的累,但是又不敢说,说了更敏感,我们单位就有个大哥,很优秀,若是晚上喊他出来喝酒,他从来不出来,因为他要回家陪媳妇。

原先,娃读高中,媳妇的焦点在娃身上,后来,娃读大学了,焦点又回到了他身上,若是他不回家吃饭,她都能偷偷地哭,觉得老公不爱自己了。

完全被绑架了。

而且是以爱的名义。

这个嫂子人也特别好,就是在男女之事上看的特别重,大哥去唱歌,她能跑到KTV要求调监控,就是看有没有女的陪侍。还出过什么事?

她闺蜜的老公出轨了,她跟闺蜜去把小三的家给砸了个稀烂。

她比闺蜜还生气。

这个大哥是个通透之人,他什么都懂,但是女人不懂,他只能哄着,有时他半开玩笑的跟我讲:真想给你嫂子找个男朋友。

压的太累了。

这个大哥退休后,肯定就成了我爹我娘的模式,就是形影不离,因为一方离不开另外一方,突然找不到,就觉得失落,然后开启折磨自己的模式,哭。

我跟金哥也是这么讲的,把你自己当个独立的人看待,把媳妇当个独立的人看待,即便是她真的背叛了你,甚至未来跟别人结婚,你也没有资格把她杀了,难道离婚的人都该杀吗?

金哥点点头。

我说,其实你让我都觉得可怕。

他问,这话怎讲?

我说,就是看到了你的脆弱与极端,因为你解决这些事的第一反应是杀人,我说句话你别往心里去,嫂子现在内心深处已经怕你了,因为她知道你真的会杀人,所以在未来的日子,若是你表现不够好,她会离开你的,离开的原因只有一个,保命!

他说,我不舍得杀她。

我说,修行,就是使我们的神经越来越不敏感,不会动不动就暴跳如雷,到了曹操这个地步,即便是儿子被敌人杀了,也依然会跟对方谈判的。

他说,那还叫人吗?!

那天,我跟杨文剑说,中国最可怕的其实不是癌,癌比过去多了是有两个原因。

第一、过去很多人死于癌,却不知道这个病叫癌。

第二、癌其实是老年病,癌症的发病率与平均寿命是呈正比的,就是人均寿命越长的地区,癌症发病率越高。

最可怕的其实是心理疾病。

现在有心理疾病的人越来越多,但是大家却无处疏导,也就是说,一个巨大的缺口存在,就是一个全国性的心理医院。

可以是线上的,也可以是线下的。

但是,最好是线下的,一对一的。

所以,这是一个巨大的风口,未来会出现一个大型的心理医院,线上的,可以预约线下,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?

我们有心理问题,却不知道应该找谁倾诉。

相反,一旦我们遇到了好的心理医生,就会不断地找他疏导,这是一个长期的、稳定的业务。

最初可以只跟几个点进行合作,例如北上广各找一个进行合作,找心理机构进行合作,慢慢的越来越多的机构入驻,就形成了一个品牌。

当然,还有一个思路,就是自己培养心理咨询师,这个也不难,例如可以联系高校心理学院来搞这个业务,但是这个就有漏洞,因为一个优秀的心理咨询师不是速成的……

我为什么感受到了这个市场?

因为太多人把我当这个角色了。

实际上,我不适合做心理咨询师,因为我世俗心太重,女人找我倾诉的结果往往是会喜欢上我,因为我太容易就走入她们的内心,是一种病患关系,形成了依赖。

倘若我是个阉割过的公公。

那行。

杨文剑认可这个市场,但是他不建议做,理由就是好的心理咨询师太少了,心理咨询师治病常用的方式是种心锚,就是给你植入一段新的价值观,例如我催眠金哥淡化性的重要性,就告诉他,性有啥?不过是深层次的握了一下手。

他若是接受了这个催眠,就会释然。

但是,心锚会是双刃剑。

一旦种错了,就坏了,从一个极端到了另外一个极端。

有些时候,心理师也不知道这段心锚的副作用是什么。

我原本是想告诉杨文剑,你不是在研究家庭排列嘛,若是对这个市场感兴趣,可以这么做,因为我是感受到了这个市场,倘若我联系四个优秀的心理咨询师,,分别位于北上广深,我每天都能给他们带去业务。

而且,这玩意是无本经营。

杨文剑否定了这个提议,跟我说,我倒觉得牛哥的模式好。

牛哥的什么模式?

克隆人。

自己有经营能力对不?那就招募徒弟,也不便宜,10万元/位,招募来了干什么呢?

让他们自己选个项目,自己去发展,牛哥作为幕后的策划人和决策人,等于牛哥不断地长出新的腿。

蝉禅把这个模式也学去了,而且玩的更溜。

前几天蝉禅还跟我讲:双11以后,我要再招募几个徒弟,要求90后,我对他们的承诺就是月薪5000元,年底发12万的奖金,但是一定要来上海,彼此面试,咱不一定看得中对方,对方也不一定能看得中咱。

牛哥那边这个模式已经很成熟了,其中有个女生,之前是我一个球友,后来当了牛哥的徒弟,出了书,留了学,现在年收入百万以上吧,反正光在济南买了几套房子,对,就是前几天我帮着征婚的那个。

征了一圈,她想了想,还是单身好,不让我征了。

牛哥固定这群徒弟的方式就是让他们直接定居济南,一起团购的房子,你房子都买在济南了,你能不在这里定居吗?

杨文剑说了以后,我觉得也很有道理,例如这些徒弟基本上都是我的读者,有的跟了我很久,陪我吃陪我玩,也没成才,因为我没有成人之美的心。

成人之美的心,是需要大爱的。

我暂时还没有,应该还没到这个LEVEL。

牛哥有,所以牛哥点化了他们。

杨文剑的意思是若有机会,也想借鉴这个模式,例如他玩天猫很专业,那么可以复制几个自己出来……

我的建议是不要盲目学习,容易东施效颦,因为会消耗大量的精力,同时还要涉及到一个最核心的问题,就是分钱。

谁大股,谁小股。

成长不起来怎么办?

成长起来了怎么办?

这些都是大艺术,另外你不要看现在的成果,你要想明白,就是10个成功的徒弟背后是需要大浪淘沙的,是淘了多少人淘出来的。

你是否会有这个精力?

蝉禅为什么玩的更溜?因为他的主要渠道是微商,等于直接把徒弟们发展成了操盘手,也可以理解为一级代理,让他们去发展人,成立自己的门派,虽然是招募了一个徒弟,其实是招募了一个派系。

这个模式最早探讨于2012年,我们一起去拉萨,当时牛哥就问我,为什么不成立一支幕后团队?就是让他们去执行你的想法,若是失败了,于你没有关系,若是成功了,那么你可以跳出来,说是你做的事。

我觉得会消耗太多的精力,就否定了这个提议,还有一点,我总觉得网上的人不大靠谱,谁愿意来给你打江山?

我没做,他做了。

当然,牛哥不会忘记我的,他给我留了股份,每年都分成,现在一年分个几十万给我吧,于我而言,什么都没付出,都是白捡的。

牛哥的野心是未来IPO一把。

路上,我跟杨文剑谈了谈心,我说我一直都在努力的试图走到我自己的对立面,就是清心寡欲,那样我可以再上一个台阶,但是这就如同混黑社会久了,想退出是很难的,大家与我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由不得我,例如刘胜为我准备了几千箱酒,有的已经运到国内了,有的还在法国,我能说不卖了?

不卖了就坑了他。

类似的事,很多很多。

我原本想写个退休声明,计划2019年5月20日退休,后来发现还不合适,因为即便到这个日子,屁股也擦不完,怎么也要到2020年5月20日。

可是,我又在想。

这期间我会不会变卦?

跨过物质之后,一定会上一个台阶,可能手里的钱少了,但是会更值钱了。

只是钱可能不在我手里而已,例如大家更喜欢我了,那么我需要钱的时候,你们口袋里的钱,可能也是我的。

这就是值钱与有钱,是两个不同的境界。

例如刘欢与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,你平时省吃俭用,若是刘欢给你一次宴请他的机会,一顿饭要5000元,你依然高兴的屁颠屁颠的。

这就是值钱。

路上,杨文剑推荐给了我一个APP,是学习用的,课程分为初级、中级、高级,高级已经到了10万元,他说,董哥我已经报名了,但是不知道能不能被录取。

当时我们在讨论写作培训的市场。

我的意思是,哪天我要搞培训了,就高收费,至少是万元起。

杨文剑提出了反对意见,他觉得应该低价,例如500元,你作为客串讲师就可以了,下面有助教去传递你的培训思想。

不是所有人都能成长起来的。

即便成长不起来,他觉得只是损失了500元,无所谓,而且也学到了不少知识,若是有人成长起来了呢?

那么就可以参加中级班,中级班就是你聘请的一些大V来讲课,这些全是实战性的,对于中级班的选手的成长是有帮助的。

你自己负责带高级班,学费已经很高了,例如10万元,但是等于做成了一个圈子,大家都是有一定高度的,有一定影响力的,10+10=100了。

他这么一梳理,我觉得很有道理,哪怕我不做这个市场,我也觉得有启发,而我们往往会陷入一个什么怪圈,觉得自己挺牛B,就应该高价,意思是你想跟我学写作就是这个价,没考虑过对方是否适合写作,是否有可能成长起来。

在路上,我有时觉得写作是可以培训的,有时又觉得是不可以培训的,因为写作就是说话,那你觉得说话是否值得培训?写作是输出,输出的核心是输入,培训写作最终又回归到了读书上。

最简单的一点,哈文写的好吧?

好吧?

不仅仅哈文写的好,我之前写过,名人、企业家、高官,写的都好,因为他们肚子里有货,信手拈来,我觉得马云要是跟我似的每天写一篇文章,篇篇百万+,这是必然的,因为他的高度在那里。

又回到了我前天的那个观点,普通的故事,不叫故事。

因为,太稀松,太平常了。

那余华的《活着》为什么叫故事?

因为余华太狠了,弄死了福贵的爹,福贵的儿,福贵的女儿,福贵的媳妇,福贵的女婿,福贵的外孙,最后给他剩头牛。

若是只是弄死其中一个,也成不了经典。

最终我想了想,还是觉得写作是不可培训的,至于写作技巧之类的,真正好的写作是不需要技巧的,信手拈来即可。

我还是啥也别折腾了,安静地做个丑男子!


评论专区
  • 昵 称必填
  • 邮 箱选填
  • 网 址选填
◎已有 0 人评论
搜索
关于本站
站名:网赚吧
简介:2018年5月正式建站,在2018年10月份改版,主做网赚项目分享,网赚经验分享,以及网赚杂谈!
目标:让这个网赚博客在2018年农历年底前实现盈利吧!
作者介绍
网赚吧

网赚吧

网赚吧 | 一起用博客赚钱吧
30天热门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