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谓的教育,不应该那么的理性

390 人阅读 | 时间:2018年10月21日 01:17

最近两年看到的好几部印度电影,都没有让我失望。想想最主要的原因,并不是印度片就比国内电影质量高多少,只是海外引进的时候,如果选片不慎,票房惨淡,这个成本损失太大。

通过供需关系,由市场里“看不见的手”去进行自然选择,最后留下的自然是真正好的东西。

今天下午刚看完《嗝嗝老师》这部电影,让我共鸣感极强的一个原因,就是我也被很多人叫过一声老师,三年前教师节第一次收到祝福的时候,我也感到这是一份责任。

因此,我从李善友教授那里学到了一句话,“我讲的都是错的”,这只是当下的我所认为正确的东西,可能并不一定正确,也可能被以后的我,明年的我,甚至明天的我,去推翻掉。

而这部电影,让我感触最深的一句话,则是“没有最差的学生,只有最差的老师”。

所谓的教育,不应该那么的理性 文章分享 第1张

(2)

我不知道当下的中小学教育如何,我只记得十多年前,我开始读初中的时候,学校里还在使用分班制,所谓的快班、慢班之外,还又开设了火箭班、次快班。

站在学校的角度,绝对是一个理性投入,对于优秀的学生、想学习的学生,投入最优质的教育资源,把学生分成三六九等,最差的学生,定下最低的要求,不要惹事影响到其他好的学生。

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,我们都关注投入与产出,这也没有什么不对的。

如同我反复跟自己团队成员强调,多关注数据的变化,因为这是一切努力后的结果,但同样的,我们更需要关注的是数据一层层的转化率,为何会得出最后的结果。

所谓的教育,不应该那么的理性 文章分享 第2张

邓爷爷的“白猫黑猫理论”,出自蒲松龄先生的《聊斋志异》,在那个时候毫无疑问利大于弊;就如同百年前的新民主运动,主张全面抛弃我国传统,打倒孔家庙,全面西化,在那时也是利大于弊,因为那时正处于救亡图存的时代。

但如今,我们已经深刻体会到,一味追逐GDP发展,带来的种种恶果;也开始越来越多的人,学习国学,重归儒释道,去寻找我们文化的根。

我曾经,看到一个选择题,一群小孩子在铁轨上玩耍,火车临近,他们还不自知,旁边的一条废弃铁轨上,有一个小孩也没有看到火车来临,这个时候,列车长在无法彻底刹车的情况下,应该做何选择?

原路撞向那一群小孩子,还是切换铁轨,撞向那一个在废弃铁轨上,原本无辜的孩子?

我不知道生命的重要性,能否用数量去衡量,是否一个孩子的命就不是命,一群孩子的生命更宝贵呢?即使那一个孩子是站在正确的地方。

或许,有人还要进一步展开讨论,那一群小孩的具体个数,十个、八个,还是三个、四个,是不是如果不是一群,只有一个孩子的话,就应该被火车碾压过去呢?

似乎不管怎么选择,都是错误的,都会被指责冷血。

所谓的教育,不应该那么的理性 文章分享 第3张

(3)

任何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,但有人的地方,就不会有完全的平等。

在职场里,我们可以只选用优秀的人,毕竟跳槽概率这么高,诸多公司,几乎不愿投入资源培养人,当然还有少数公司会有内部的培训体系,培养的目的,实则还是让员工更优秀,给公司创在更多的产出。

但教育在我看来,却并不应该如此理性。

成绩好的学生和成绩差的学生,站在理性人的角度,我们应该多培养好学生,更容易继续得到更好的教育,最后在不同领域里做出更大的贡献。

但人是否应该,总是那么理性呢?尤其教育工作者,对于学生的影响,绝不仅仅只是教授知识,提高分数,而是育人。

所谓的教育,不应该那么的理性 文章分享 第4张

类似《嗝嗝老师》这样的电影,总是以非常圆满的结局收尾,那些差生,遇到了一个好老师,最后改变自己,获得了成功。

可现实生活中,这样的概率却太小太小,最难改变一个人的,就是他的思想,其次是所属环境。

因此,我相信大部分老师,并不是不想帮助较差的学生,只是努力过,见不到结果,就如同我们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境遇,最应该感谢的人也并不是老师,而是我们自己,只有自己想要去变,才可能逐步的一点点转变。

好老师最大的作用,或许就是点醒学生的那一刹那。

对教育制度、方式,诸多反思,推荐这部电影《嗝嗝老师》。

评论专区
  • 昵 称必填
  • 邮 箱选填
  • 网 址选填
◎已有 0 人评论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