懂懂日记 - 南下

142 人阅读 | 时间:2018年10月17日 01:12

那年,有个小伙伴想做羽毛球。

羽毛球的生产集散地在安徽无为,我们从山东跑来了,初衷很简单,就是选择无标球,例如你给亚狮龙做代工,那我可以要一批同品质的,不贴LOGO就是了,例如亚狮龙卖65,我卖55可以不?

这个想法有漏洞吗?

理论上没有!

过去卷烟厂也做过类似的生意,就是无标烟,同质不同价……

到了无为一看,这玩意没技术含量,哪怕一些大品牌的代工厂也可以理解为小作坊,只要你愿意出价,什么标准的球都可以做,制作工艺没有多大的差别,羽毛球的差别就在球头与羽毛的材质,这个也是成本的核心所在。

我们挨着参观了几家比较大的,大差不差,反正只要你愿意出价,就能给你做同质球,我们带了一些样品球,包括川崎5号、尤尼克斯9号,都能找到对应的生产厂,价格优势的确很明显。

我们在这里也学习到了一些潜规则,例如为什么有些网店的正品球卖的那么便宜?

因为里面会掺上几个摇摆球。

何为摇摆球?

就是飞行不稳定的球,理论上属于次品,应该直接销毁,但是从外观上看不出它的质量有问题,于是就有人专门收购这些次品球,然后掺到正品球里销售,例如每桶里放上两三个,看不出来。

大品牌与小品牌的差别也在这里,小品牌一般就直接委托羽毛球生产厂给试打,而大品牌则要把成品球拉回实验室重新试打,飞行不稳定的一律退回。

这也是为什么正规比赛换球不用试的缘故,都是经过N次试打,飞行非常稳定,稳定到什么程度?

轨迹、速度,都是符合标准的。

那么羽毛球的速度是怎么划分出来的呢?例如我们山东一般打77速的,高原打74速的,不同地区打不同的速度,这个速度就是用筐子分出来的,试打机把球打出以后,根据最终落地的位置来划分属于什么速度。

我们拿了一些无标球回山东试打,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虽然是完全一样的球,但是心理加持是很重的,例如同是尤尼克斯9号球,大家总感觉无标球不如有标球耐打……

就是虽然是完全同质的,大家依然感觉不如尤尼克斯的耐打。

就是心理作用。

因为这个点,这个事就否了。

后来,我们旁观过几个羽毛球大神推自己的球,有的有标,有的无标,都没有做起来,有的球的确不错,但是最终还是因为品牌加持被否了。

人就这么怪!

当然也有做起来的,例如我有个读者叫无极,他就做起来了,他做了一个自己的品牌叫唐盾,这个球为什么能做起来?

因为他做了一个特殊卖点,耐打。

就是在球筒上设计了加湿器,增加了羽毛球的湿度……

这些都是表象。

最根源的是,“羽毛球”这个公众号就是他运营的,他拥有庞大的羽毛球受众,我也打过一段时间唐盾,但是我发现一个问题,就是唐盾更贵,但是球友不认识这个品牌,就觉得是杂牌球,拒绝使用,很尴尬,所以后来我又改回打亚狮龙了。

这使我想起了一个做服装品牌的小伙,他自己就感叹,中国的服装设计、加工已经是世界一流水准了,浙江工厂完全能生产万元一件的T恤,可是为什么就出不来品牌呢?

真是品质问题?

不是。

而是先入为主的品牌加持。

这种加持是很有意思的,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卖红酒的核心在于催眠,就是你要告诉消费者,这个酒好喝,他自己也暗示自己好喝,原本很普通的酒,也觉得好喝了。

无为,先后去过两次。

第一次是带着小伙伴去,想做无标球。

第二次是我自己去,是我想做合作款,例如依然使用亚狮龙或李宁的标志,但是推出一款专属球,然后我来铺货,这款球的球桶设计的很Q,很微商。

这个我认为是可行的。

就是我想做全国业余级的联赛,当时是刚跟深圳那边几个球友碰头,大家一聊觉得这个事值得搞,就让我去谈,然后大家一起出钱,做全国赛事,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赛事里找到自己的排名,类似排位战。

那我就需要倒推。

就是我让工厂去帮我联系品牌商。

这期间我跟一个工厂老板娘关系很好,老板娘开了一辆奥迪SQ5,蓝色的,车很性感,人略圆润,丰腴。

既然跟她谈合作,那我就需要摆出我的姿态。

我开着宝马750去的,算是单刀赴会,给她带了一瓶5号香水,之前我在网上也给她画过饼,你看“羽毛球”这个公众号就是我哥们做的,到时他可以全力推广我的赛事,熊熊美女教练就是我师傅,我是她唯一的关门弟子,她也是羽毛球领域的大V。

丰腴不在无为,平时住在芜湖。

我就直接跑到芜湖找她……

她带着一个姐妹出来的,那个姐妹是孕妇,应该六个月以上,反正肚子挺大了,通过她们俩的言行气质,可以看出,都属于富家小姐出身,那时刚有PLUS这个概念,俩人都拿的PLUS。

丰腴笑起来特别迷人,有那么一点妩媚,但是还不到风骚的地步。

恰到好处。

我们一起晚饭,没聊正事,聊了聊彼此的家事,你有几个娃,我有几个娃,感觉距离近了,她擅酒力,我俩一瓶梦之蓝。

她有两个女儿,家里有保姆,她自己很少带孩子,她也自称不怎么喜欢孩子,我问她还要不要生第三个?

她说,不想生了。

我说,你要跟老公说,你很愿意为他生第三个,一定要为他生个儿子,这是你的姿态问题,这样男人才被你感动。

她说,我才不生呢,你是不知道生孩子有多疼。

她是剖产两次。

晚饭后,孕妇回家了。

我们俩找地方喝茶,喝茶时聊的话题又深了,就是老公事业特别忙,回家比较少,每个月给她5万元生活费,羽毛球厂其实是她父亲的,她是独生女,其实在那边也是打酱油,这也是为什么她并不热衷于跟我谈业务的缘故,她认为这笔生意做不做无所谓。

我也很理解她,她为什么如此热情?

跟我一样,只是平时太无聊了,来个朋友调剂一下。

晚上,她带我去酒吧。

我已经N年没去酒吧了,我们那边酒吧一般人均消费也就是百多元,但是这里的不是,一瓶酒就要800元起,随便点点东西就要过千,我们俩抢着买单,她拿出信用卡给了服务员,我就没再抢,因为我没有信用卡,不够帅。

我们俩点了一瓶洋酒。

我觉得一个女人肯定是喝不过我的,我是山东来的,何况我喝一斤白酒没问题,我们俩就玩猜大猜小,可能是我输多赢少,喝的有点多。

反正到后来,我的记忆就断片了。

早上我醒来发现自己在酒店里,找手机,没找到,找钱包,没找到,当时我就懵了,妈的,遇上骗子了?关键是她骗我什么呢?

我觉得骗的概率不大,可能是掉了,也不知道掉在哪了。

我打电话给前台,问我车子在不在?

车子在。

那时我们是通过QQ联系的,我急忙到车上拿电脑上QQ,一联系,她说手机和钱包都在她那里,她晚一点给我送过来……

待她过来。

早上的她更加的迷人,精心打扮过,就是一个贵夫人的感觉,我反而觉得有些陌生,也不知道晚上发生了什么,略尴尬。

我弱弱地问了一句:我没说错话吧?

她笑着说,没,就是喝多了抱着树在吐,怎么也拉不到车上去了,反复就一句话,我遇到爱情了。

我说,实在不好意思,让你见笑了。

她说,没,觉得好可爱。

她坐了一会,问我有什么安排?

我说,没有,可能中午回去吧。

她说,不是还没到厂里看看吗?

我说,下次吧。

我是想逃离,毕竟太尴尬了,使我想起当年我们去深圳搞聚会,大家一起泡温泉,有个哥们是第一次泡温泉,他就光着屁股大摇大摆的走出来了,一直到众人哄堂大笑,他急忙跑回去,然后穿上衣服回家了。

他觉得丢死了。

一样的心理。

丰腴说什么也留我吃饭……

我们一起去方特玩了一下午,她跟个孩子似的,我知道她只是孤单,不介意我是谁,反正是个朋友能陪她,她就觉得很开心,其实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,她也不知道我叫什么。

在方特,我们休息时,她跟我讲,她谈了一个男朋友,总是问她借钱,当然是婚外的,她觉得拿捏不准,到底是真爱她还是只是当成了玩物。

晚上,我们又喝了一场,是她另外一个姐妹,这个姐妹要去上海工作,俩人抱着头在哭,应该不是演戏,眼泪都一片一片的,仿佛一个要去刑场。

送走了这个姐妹。

我们俩又去吃烧烤,反正喝的都有点多,我们俩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吵起来了,仿佛是她说那是她最好的姐妹,我反驳了这个观点,就争论起来了,一直争论到酒店。

早上醒来,发现我们俩睡在一张床上。

我记得是冬天,我的秋裤、秋衣扔的很远很随意,袜子一只还在脚上,她也差不多,我有没有睡了她?

有的话,我太吃亏了,因为我没有记忆。

没有的话,这战场也太逼真了吧。

但是我清醒了,我就不敢碰她了,因为一清醒我就觉得陌生,我都不知道她是谁,沉睡的她是格外的漂亮,很有气质。

我怕她醒来也尴尬,就穿衣服出门了。

又这么重复了一天,又这么重复了一次,我依然是醉酒状态,依然是啥事不记得,我的直觉是可能在一起了,但是什么记忆都没有。

我就走了。

基本没有联系了。

前天,我路过芜湖,我就搜了一下聊天记录,就是我看看微信上、QQ上有哪些芜湖的读者,有没有可以见一面的,例如经常买我们家东西的。

无意搜到了她。

我给她发了一句:可好?

她问,你来芜湖了。

我说,是的。

她说,前几天我还梦到你亲吻我了。

我说,真准。

她说,不过我不能见你。

我说,没事。

她说,我在医院待产,三胎。

我说,恭喜。

我给转了9999元,她也没收……

当然,我也知道她是不会收的,但是她会很感动,越大的红包越是安全的。

其实,我一直都想问问她,我到底有没有睡过你?为什么一点记忆都没有,另外我也忘记了她长什么样了,唯一的印象就是那辆SQ5。

晚上,我发了张酒店的照片。

很快我又删除了,我怕有人找来,不合适。

她给我发了条信息:我让朋友送了两箱水果到前台,你在路上吃。

我说,谢谢。

没有激情,没有回忆,只是觉得跟个老朋友似的,有那么一丝愧疚……

从芜湖,我们接着到了太平镇,就是生产猴魁的地方,我有个读者在这里,搞茶艺自媒体的,我给她封的噱头就是:中国做的第二好的。

她有个工作室,在居民楼里。

一梯两户,她都搞下来了,不知道是租的还是买的,然后做成了空中别墅,一出电梯就是木栈道,就是每个细节都可以拍照,做的非常好。

不卖茶叶。

只卖茶具。

类似震撼的空间我上次遇到还是在庙山小院,庙山小院在日照,是一个陶艺师跟媳妇打造的,俩人住在山上,后来他媳妇写过一篇文章,刷爆了朋友圈,媳妇是编剧,老家云南的。

有兴趣的可以搜一下。

这种文艺+田园的杀伤力是最大的。

你看人家这日子过的……

老板穿着粗布衣,搞的跟不食人家烟火似的,她整个人是生活在道具中的,就是每个茶具都可以理解为道具,大家来拍照,来发朋友圈,她自己也天天发朋友圈,找专门的摄影师来拍,她发了以后N多代理再跟着她发,卖的非常好。

关键是贵!

没有低于500元的玩意,一个小茶碗动辄就上千,意思是每个都是小众的,追求品质而不追求数量。

粗布又带着我们参观了后面一个作坊,意思是每件都是手工制作的。

我心想,你是不是在国外留学过?

我们出国旅行,去的很多购物店都是类似的,一边是展示,一边是车间,其实车间就是摆设,装样子的。

我跟粗布关系很好,但是我要给她面子,因为参观者不止我自己,还有从杭州过来的客户,据杭州的这个客户讲,光1200元/个的杯子,他一个月卖了400个。

杯子拿货价是65折。

我转悠了一圈,拍了一些照片,走了。

要继续赶路。

粗布下来送……

我说,你的这个职业好,演员。

她说,董哥肯定都明白。

我说,其实你的价值是存在的,就是贩卖的甄选力。

她说,谢谢认可。

这个事看似简单,一般人真做不了,因为她的审美的确好,我看了都觉得好,她切入点好,全是选的随形系列,随形有个好处,就是有艺术张力,是高于初级审美的,但是也很难成为大美。

大美的东西一定又回归正。

随形的艺术品还是有一丝邪。

但是在千元左右的茶具里,的确是很有竞争力的,因为没有评判标准,大家觉得这个茶具很怪,怪就是艺术。

我评价这些茶具就是故弄玄虚……

有些作品跟拿注射器作画没区别。

有些是扮拙,有些是真拙,当然若是能选到扮拙的还是需要慧眼的,也是需要甄别力的,另外如何打动这些茶庄老板,这也是个本事,怎么找到的这个群体?怎么征服的他们?

我觉得这个才是她的核心竞争力。

只是我没有细问,应该也属于商业机密系列,我走的时候有两个从苏州过去的少妇,俩人进去第一句话就是:哇,原来跟照片上一样美!

小敏在日本学陶艺,她刚去日本就帮我选了一个杯子,计划送给我的,走到哪带到哪,是隔了两年才又遇到我,她送给我的时候补了一句:这个杯子是我当时很喜欢的,但是按照现在的审美我不怎么喜欢了。

那个杯子就是随形的。

随形有点类似气势磅礴的草书,一看很有气势,但是经受不起琢磨,这就如同我问刘胜,你能否帮我选一些醉鹅娘卖的那些酒,例如天鹅的,大鸟的,多有感觉?

刘胜说,这些酒朋友聚餐是可以喝的,但是你招待贵宾能拿出手吗?不觉得场合不匹配吗?

我一想,很有道理。

其实我已经过了喜欢随形概念的阶段了。

没啥意思。

在服务区,厕所改为临时的了,我把杯子放到了洗手台上,然后去小便,我能看到自己的杯子,我裤子还没提上,杯子就被保结阿姨给揣到怀里去了。

我看到也没追要。

由她去吧,也许她能高兴一天呢?

万一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呢?毕竟我追要是让她当面出丑的。

我决定去趟景德镇,再买个杯子。

一搜,景德镇朋友还是比较多的,多是女生,我挨着打了招呼,然后又对她们进行了筛选,因为我要找到对口专业的,就是能带我去看杯子的。

有个是山东老乡。

美术专业的,后来在这边读的陶瓷大学,然后就留在了景德镇,年龄跟我相仿,单身主义者,过着艺术家的生活。

我的意思是先帮我找个饭店,我吃口饭。

她家门口就有一个小饭店。

鱼好吃,鸭好吃,汤好喝……

吃饱了。

我说,去你工作室看看吧。

她说,好呀,不知道你害怕狗不,我养了几条流浪狗。

我说,不怕。

工作室是上下三层,她目前主要做的是花器,自己设计款,自己出样,自己手工制作。

我问,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?

她说,不一定,有时几千,有时上万。

结账时我也跟她争了半天,她坚持付款,我拒绝让她付款的原因就是我觉得她是个独立艺术家,甚至有点像学生,我让她请我吃饭太欺负人了。

我的意思是倘若有我喜欢的花器,我完全可以一次订购上一批,然后在朋友圈卖卖就是了,我来过自然要给她带去点价值。

花器还处于设计阶段,等以后有机会吧。

她主要做定向单。

参观了一圈,我就走了,有点吃饱了就跑的感觉,临别,我说:很让人敬佩,至少自己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敬佩!

我谈了一个点,虽然艺术讲究原创性,但是也可以适当的妥协,例如去海淘日本一些比较有特色的花器,然后在此基础之上拓展自己的设计,那么就会更容易起步……

倘若完全独立设计,总有那么一丝僵硬。

就是我原本希望得到那种哇噻的震撼,没有得到,而你看日本的一些花器呢?

虽然贵,但是的确让人从心底觉得震撼。

继续南下。

九江有读者约见,我一看是男生,不大想见。

他说,我给你说个理由,你就愿意见我了,我就是做城市相亲的,跟你说的模式基本类似,我一共有2万粉丝,就在朋友圈做的,最初是60元,现在做到了498元,每个月利润4万元左右。

我就让他发位置。

发了位置以后,恰好有一段堵路。

堵路我就不愿意去了,主要是我觉得不知道该聊什么,即便去,也只是为了司机弟弟,让他学习一下回家做,但是我觉得这玩意已经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了,最难的其实就是启动人气,就是如何快速先在本地汇集到1万粉丝。

征婚市场太大了,这几天我感触越来越深,不缺客户,而且女多男少,不缺事业有成的,例如有房有车的,甚至有四套房,我今天还遇到一个在广州有两套房子的,很少谈过恋爱的……

我都安抚她们,就是不一定能成,你想想过去十多年都没成,咋可能遇到我就成了?我没有这么神奇,所以一定也要告诉我您的主业是什么,最差的结果就是没有带去男朋友至少带去了业务。

这也是我的优势。

我觉得司机弟弟很难做了这个事,因为“相信”是最难的,他跟着我这么久,他现在都不相信有人在网上靠写文章能赚到钱。

岳阳有个读者约见,也是男的,但是我愿意见,因为我们之前合作过茶叶,我从他这里买过一批红印铁饼。

他做茶的模式跟我做酒的模式差不多,就是先在架势上唬住人,例如大家到我们家仓库,第一反应就是,哇,咋这么多酒?

你想想一个酒庄才存多少酒?一个品类几十箱罢了。

我是一个品类上千箱……

就是给人的感觉这绝对是大批发商,你好意思到我这里买两瓶吗?买两瓶我也不卖!

岳阳的这个哥们之前是做培训的,类似企业管理培训,还在一些商会里当秘书之类的,人脉资源很广。

他做的茶店是什么模式?

就是众筹+仓储。

例如大益新茶下来了,他就组织大家众筹,但是讲好了,每箱他抽成200元,但是这个价格也远低于市场上的批发价。

因为他量大。

例如3300一箱,那么最低认筹是3箱。

例如我要3箱。

这个茶是寄存在他那里的。

未来可以有三个消化渠道:

要么,我自己取回来。

要么,我委托他帮我转手掉,因为茶叶是硬通货,跟股票一样,转手非常容易,特别是这些品牌茶,都是秒卖,而且每年都涨价。

要么,他帮我零售掉。

就是我怎么也不亏,最差的结果就是我买了三箱茶叶。

这个事我前几年都写过,就是当时他建议我这么搞,但是我不敢,因为我觉得自己驾驭不了这么大的盘子,若是盘子小了呢?

我又没必要让大家参与进来。

大家参与进来的作用就两个:

第一、解决资金压力。

第二、增加推广力度。

因为每个人都变成了推广者,他自己着急变现自然就自己在朋友圈卖掉了。

这个事真正的难度是什么?

长期积累下来的信任度,这个是不可复制的,除非一期一期的做上十几年,慢慢建立起来了绝对的信任。

岳阳就拒绝做茶具,他认为做茶叶就该纯粹,茶叶就是茶叶,茶具是另外一个学科,咋能既卖茶叶又卖茶具呢?

这次拜访的几个人,有一个共性。

就是都主动或被动成了自媒体,包括那个在景德镇上做花器的姑娘,她也是靠朋友圈接的单……

这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点。

原本同样的起点,他咋突然飞了呢?!

懂懂日记 - 南下 文章分享

评论专区
  • 昵 称必填
  • 邮 箱选填
  • 网 址选填
◎已有 0 人评论
搜索
关于本站
站名:网赚吧
简介:2018年5月正式建站,在2018年10月份改版,主做网赚项目分享,网赚经验分享,以及网赚杂谈!
目标:让这个网赚博客在2018年农历年底前实现盈利吧!
作者介绍
网赚吧

网赚吧

网赚吧 | 一起用博客赚钱吧
二维码